• 已毕业学生评价
  • 已毕业学生评价
  • 已毕业学生评价三
  •            说师            

    作为已经踏出校门的毕业生,回顾整个大学课程,古代文学无疑占据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原因有二:一是从整个汉语言文学专业的课程结构上看,古代文学课时较长,学分较多,是整个专业课程的重要组成部分;二是这个课程拥有全系最强的师资。在读之时,已是学生之最爱。这里的师资既指古代文学课程拥有一支学识渊博的教师队伍,同事这支队伍又具备良好的育人之道,前者是从队伍的知识,结构而言,后者是从传播知识、授课技能的工具手段来说,两者的结合正是古代文学课程最大的特色和最吸引人的地方,正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学者学习的得益、知识的转化、能力的提升无疑是课程讲授的最终目的。如大三时的梅大圣老师,学养有方、激情四射,学习者深受感染;大三时的赵松元老师,睿智多才,思维灵敏,古代文学在其讲授中既不失“史”之厚重,更似一幅壮丽的诗篇、绚丽多彩!后任中文系主任,在古代文学课程建设上不遗余力,多方能人莅临讲学,更为我等开辟了新的视野;如大一时经常旁听的张文恒老师。为人师表,学识过人,既授知识,更传师道。诸君心美,举不胜举。常夜携美梦,于古代文学课堂,再当一回学生,再受师者教诲与心灵洗礼,甚为感激,更叹美哉幸哉!

 

04级六班 陈泽韩
2010.2.22

点击查看

关于中国古代文学课程的几点体悟

    作为一名中文系的学生,四年大学课程中印象最深的就是中国古代文学史。这门课程不但让我对中国古代史文学的知识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而且在学习过程中进一步激发了我对祖国博大精深的中国古典文学和文化的兴趣,从中学到的有关古文知识更是对我现今的教学工作有很大的帮助。
    中国古代文学史的任课老师个个学富五车。其中让我印象最深的应该算是梅大圣教授,梅教授不仅是一位学识渊博的学者,更是一位有着崇高人格魅力的良师。他虽年逾古稀却依旧饱含激情,他的课堂总是让人感觉不到丝毫枯燥。梅教授是陶学专家,每当他对陶潜的作品及人生进行深刻研读时,为竟觉得他与五柳先生的形象如此吻合,不慕名利,孜孜不倦地在学术上专研。在梅教授的影响下,我也对陶渊明的作品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刘凤泉教授是大三时学校从山东济南大学引进的又一良师,他主要给我们讲授中国古代文论。刘教授生性豪爽,这种爽朗之气也直接注入于他的课堂中,他能把原本枯燥的中国古代文论讲得生动形象。我觉得他讲课最大的特点是能以作品为主线,以某一代表性作品为主导,讲文学史知识贯穿其中,让我们觉得古代文论其实并不枯燥。他丰富的学识更让我钦佩,汉魏六代文学,几乎所有大家名篇,他都能如数家珍,出口成章。
????总之,能在学习中国古代文学之路上得到众多良师的指导,幸甚至哉!

2004101625  陈晓妮
2010年3月3日

点击查看

关于中国古代文学史的感想

    在韩山师范学院中文系学习的四年时光里,也许中国古代文学史不是我最喜欢最感兴趣的课程,但却是陪伴我时间最长的、让我受益最深的课程。中文系古代文学史的教授老师们治学态度严谨,勤勤恳恳,才华横溢,带领我们中文系学子以现代眼光审察、阐释古代文学的发展怎样体现着先人情感生活复杂的变化过程,并逐渐延伸到现代。
    让我们记忆最深刻的是引领我们饱览属于唐诗宋词独有的绮丽风光的老师——梅大圣教授。梅老师语言幽默风趣,对诗歌的鉴赏能力咯分析能力常常让我们叹服。梅教授不仅着眼于传授知识,而且他能让我们深入掌握课程内容,扩大知识范围。他的课件能利用多种资料,对中国古代文学及其发展过程进行灵性的阐释,常常包含大量文史图书资料,课堂气氛活跃,也有利于扩大我们的知识面,增加我们队中国古代文学的直觉和感性的认识,提高我们的学习兴趣。
    另一位让我佩服不已的老师,就是教授我们明清文学史的王奎光老师。王老师十分重视发挥学生的创新能力。上课时,他总会列出相关的思考题,组织同学讨论,鼓励同学们各抒己见,我们常常会在激烈的争论中学到许多课本以外的丰富知识。
我以为,随着形势的变化和学科的发展,对于一门精品课程而言,先进的教学理念、教学方法与手段都是极为重要的。母校的老师和领导们一直孜孜不倦地探索着适应新时代的教学模式,力求以多种教学方法追求最佳教学效果,我相信我们中文系古代文学史这一课程一定能够取得质的飞跃。

2005101531
李诗训

点击查看

说  师

黄立荣

(中文系校友、汉语言文学专业2008届毕业生)

     早于求学期间,常萌为心中明师作记别之念,但其时有所顾虑,生怕成文之后,若公开发表,难免拍马溜须瓜田李下之嫌,故迟迟未曾动笔。后因工作繁忙,更一直搁置。近日重访母校,往事幕幕,倏倏重上心头,心情激荡,是夜,执笔奋书,一气呵成此文,以作留念。——前言

老夫痴

    赵松元教授雅号“老夫”的由来缘于讲课时常夫子自道:“这首诗老夫以为……”,久之,“老夫”遂成雅称。而我却觉名不副实,“老夫”其实不老,:赵师面如冠玉,清俊爽朗,气度从容,书卷气漫溢,若古装扮相,羽扇纶巾,则当风度翩翩一儒生,类子建、樊川一流。大学四年之间,我目染耳濡其人其事,总觉赵师儒雅之外痴气更浓。其痴表现有三:

    一、痴讲诗。大三时,赵师为我们主讲《古代文学史》的唐诗部分。我便有幸听到了在大学期间最为精彩的专业课。赵师讲唐诗,不带讲义,只挈提纲,手不执卷,语随心发,洋洋洒洒,滔滔不绝,恰似一江春水东流去,余韵绵绵无尽时。讲课时常常由一句诗联讲到另一句诗,由一个轶闻典故演绎到另一个轶闻典故,由一家之言周延到另一家之言,由一种解读视角切换到另外一种解读视角,句句顶嵌,篇篇紧扣,旁征博引,引经据典,古今中外莫不信手拈来,挥洒如意,酣畅淋漓,荡气回肠。无论是对诗人生平心路的再现重摹,还是对诗歌意象、意境的建构解读,再或者对诗歌理论的阐释批判,赵师均臻随心所欲横竖烂漫之境。他的课,宛如千丝万缕彩练纵横交错密织而成灿烂华美壮锦,亦如千川百流汇成浩浩汪洋。讲诗风格明丽多变,不拘一格,如清风,如浮云,如袅烟,如彩霞,如幽林曲涧,如飞瀑流泉,讲的内容是诗,而讲课的过程更像一首跌宕起伏的抒情诗或者是优雅的四重奏,因此他常常讲得激情四射,而我听得热血沸腾。此后数年,我再未听过如此精彩的专业课(包括我听《百家讲坛》的若干诗歌讲座)。只有近期收看央视《我们》节目中范曾先生关于《中国古典诗词之美》的讲座时,我才再次油然升起迥似的感怀。由于赵师讲课内容多、观点新、跳跃大,一些专业知识不扎实的同学一时往往难以领会贯通,只得双耳高竖如兔,生怕漏过一词一句,奋笔疾书,马不停蹄记着密密麻麻的笔记,留待课后咀嚼消化,其紧张程度仿似进行一没有硝烟的战争。有同学慨叹:耳朵享福,手指遭罪。此语我以为妙绝;而专业知识扎实,且课外阅读量越多越杂的同学,则多如陶氏笔下之渔人,由赵师引领,经“才通人”之小道而后豁然开朗,眼界大开,方知诗中“有限河山外,别有天地宽”,心领神会若有所得之际,于赵师学养愈加敬重。我自许阅卷浩繁,但听其课,却常觉“山高安可攀”而后更为发奋读书。于是,便出现了如此奇妙的景象:但凡有唐诗课,班上同学莫不争先恐后争占前排,别班同学也争相前来旁听,导致一座难求。讲诗如此,夫复何求矣。(作者注:此段文字我绞尽脑汁,数易其稿,力求尽可能还原赵师讲诗风采,但定稿之后,昔日同窗看罢,言描述尚不到位,赵师讲课之精奥,非我笔力所能至也!)

    二、痴赋诗。赵师不单喜讲诗,亦好为风雅诵。乃自号“瑶光阁主”。或出席诗歌学术研讨会,或与同事诗友斗酒相聚,或外出攀岳登楼游历名胜,每每诗兴一来即临席赋诗。讲课讲至得意之时,便摇头晃脑,曰:“老夫诗兴大发,赋诗一首。”言毕,即成一诗,四座皆惊,当真:心动思即壮,开口吐凤凰。更于上课间隙常吟咏自家诗作诗供同学们品评,甚为可爱。有一次他去内蒙,回来的时候把他三首游历之作打印成篇,全班传阅。不知者以此种种为文人酸腐,知其者则叹其文人书生痴气何其浓也。我于古典诗歌素乏研究,故不敢妄评其诗,他的一些诸如“倾洒阳光成灿烂“的诗句我颇为喜欢。

    三、痴交诗友。赵师诗友满天下,既有与同事之间的印证交流,也有与大师饶宗颐、学者张海鸥、徐晋如、刘梦芙等专家往来唱和。难能可贵的是,以他堂堂中文系主任之尊,与普通学生相处,全无架子,韩师许多青年诗歌写作者大都得其提携、指点,毕业之后与其亦师亦友,往来胜前。赵师常于上课时,不无得意地说:“老夫得意门生某某曾写过这样一个诗……”无论大学期间还是工作之后,我均碌碌无为,自不算其得意门生,但大学期间也多受益于他。大三时,他是我们班主任。我有时兴之所至也写一两首歪诗弄斧班门请他斧正,他看完常笑着说:“还得努力啊,开始有点门道了”。便悉心教导我锤炼词句。一次,我参加诗歌征文比赛拿了一等奖,那晚上刚好开毕业生就业动员大会,他看到我,居然从台边跑过来对我说:“不错,这次终于拿了一等奖,诗我看了,写得很不错。”说着,又匆匆跑回主席台。我身边的同学都被他逗乐了。照毕业照的时候,同窗们纷纷邀赵师合影,我素少与领导接近,心下正犹豫,反倒是赵师走过来说:“立荣,合张相吧,留念。”我当时真有受宠若惊之感。再后来开毕业酒会的时候,他拉我到一边,说:“你毕业以后,千万不要跟我断了联系,多写文章,你是班上最有才华的人,千万不能荒废了。”拳拳之情溢于言表。临离校之际,我托人向赵师求赠他的学术专著《古典诗歌的艺术世界》以作留念,赵师欣然在扉页上郑重写下“立荣贤弟惠存”字样,其时我诚惶诚恐,我又何德何能敢与其称兄道弟?再此后,我参加工作,想把自己几年来写下的二十几万字的文稿付梓成书,便请他帮我联系出版社,赵师欣然应允,后来虽因制作成本过高此事未能如愿,但于心底对老师感激日增。此后忙于工作,便渐渐少了与老师的联系,惟逢年节发一短信问候安康。而闲来之时翻阅其著作,总觉醍醐灌顶,愈觉此君:风华真绝代,儒雅更无双。